秋寒南征的鸿雁即将归来。

 

2月27日-2月28日,超过50位上市药企董事长和高管,专注于医药健康领域中国顶级一、二级投资机构合伙人,数位券商医药首席分析师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位于北京怀柔雁栖湖畔的雁栖酒店,参加东方高圣、东方略主办晨哨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


本次论坛的主题为:新酒与新瓶——选择新药还是新商业模式。



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嘉宾合影


刚刚过去的2018年,医药产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政策冲击。“4+7”带量采购政策的出台和推行,宣告国内仿制药高利润时代的结束。医药企业的估值模式发生重大改变,悲观者甚至认为未来仿制药企业应该按照化工企业进行重估。



从左至右:

东方高圣、东方略董事长仇思念

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陈明键

东方略CEO杨维平博士


毫无疑问,未来中国医药产业的格局将会重塑,一批创新能力强的药企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同样创新能力弱的企业将遭遇危机。

 

在行业拐点即将来临之际,企业的选择显得尤为重要。

 

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



论坛现场


只要做药,就绕不开商业化——鼎晖投资总裁焦震提到了这一命题。在“新药的商业化修炼”压轴演讲中,焦震从鼎晖的投资实践出发,分享了创新药企如何进行商业化落地的难题。

 

焦震认为,新药商研发过程中就要考虑进未来商业化可能遇到的问题,商业化是个永久的话题,商业化永远痛苦。创新药难卖,是因为没有什么创新,如果真的有效,医生自然会推荐给患者。新药商业化最大的敌人是时间,抢出时间来就能给你腾出后面的空间来。新药商业化要定目标,找差距,补资源,落实到执行,有时候可以借鉴别的行业的经验。今日的资本市场带来了很多红利,药企要早布局下一步国际化的路子,把趋势想在前面。



焦震   鼎晖投资总裁


作为BIO50人论坛的发起人和东道主,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陈明键先生在开篇致辞中表示:过去中国社保增长十倍,所有在医药领域的赢家实际是医保领域的赢家。未来医保这个旧瓶子还能不能承载下创新药物这瓶新酒吗?或许不能。

 

他认为在未来十年,创新药领域的真正赢家一定是从今天就开始注重新的商业模式的企业。



陈明键   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 


2015年,东方高圣以新三板公司东方略(430187)为平台,推进“阿波罗计划”,通过募集不超过30亿元资金,投资美国临床三期的生物新药,获取中国市场的独家开发、生产、销售的权利,开创中国生物医药新的创新模式。

 

“在过去每一年,团队都要去5次以上美国,每次近一个月时间,连续不断地参加JP Morgan等各种医疗会议,”东方略CEO杨维平博士在接下来的演讲中分享了他们在美国寻找临床新药的历程。

 

杨维平博士将新药研发形象归结为re-search,意思就是不断地去寻找。成立三年来,东方略接触了1000多个美国项目,粗筛104个,签署63份保密协议,完成51个项目尽调,订立32份投资意向书。

 

目前,东方略从两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Inovio Pharmaceuticals, Inc. 以及Tocagen Inc.分别获得高级别宫颈癌癌前病变治疗新药VGX-3100以及高级别神经胶质瘤治疗新药Toca 511&Toca FC在大中华地区的开发及商业化的权利。



杨维平博士   东方略CEO


在随后的演讲中,阿斯利康中国区副总裁陈冰、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旭波、海通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余文心分别就创新药落地的商业模式、生物医药投资的挑战与经验、后4+7时代,如何看待医药行业的未来等主题进行了分享。

 



陈冰   阿斯利康中国区副总裁


陈冰从多个角度,展现了医药国际巨头阿斯利康在中国市场的创新发展之路,不仅仅是研发创新,还有市场创新和资源创新。通过协同创新,阿斯利康打造了第一个中国先于美国审批上市的肾病新药“艾瑞卓”;通过市场创新,将治疗儿童支气管哮喘的老产品雾化药物普密克令舒从5年前的10亿规模增长到去年的50亿元。



胡旭波   启明创投合伙人


启明创投是医疗投资市场为数不多的赢家之一。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负责启明创投在生物医药行业内的投资,作为投资人参与了超过20个创业企业的成长,其中有一些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或十亿美元市值公司。胡旭波将启明创投的医药投资逻辑归纳为紧扣中国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

 

余文心认为,后4+7时代,仿制药和创新药都有机会,不必担心4+7对于创新的影响,创新药行业是否有资金投入只与创新药本身的投资回报率变化有关,仿制药、原料药、器械企业都可以去做创新,企业需要在当期利润增长和研发费用增长中做出战略选择。她针对市场上PD-1价格战、专利悬崖等担心做出直面回答和逻辑阐述,对创新药产业的投资回报率保持乐观。



余文心   海通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


圆桌论坛环节,九州通副董事长刘兆年、海特生物董事长陈亚、礼来亚洲基金副总裁林亮、晨兴创投合伙人黄璐和汇添富医药投资总监周睿就“中国药企的转型与挑战”话题进行了讨论,圆桌由广发证券首席分析师罗佳荣主持。

 

周睿认为,医药行业的快速粗放的野蛮增长时代,已经结束了。原来我们享受的是医保的红利,但是2018年是一个非常大的拐点,这个拐点其实也给大家一个警示,要回归我们医药行业的本质。但嘉宾们也认为受益人口的快速老年化,医药产业继续成长的势头并不会改变。



圆桌对话


论坛在下午场分设了四个平行论坛,分别就“创新药的商业化落地”“生物医药的投资前景”“传统药企的转型路径”“上市药企的市值管理”四个话题展开了闭门讨论。



小组讨论


短短一天的论坛,或许无法对医药产业面临的所有问题一一把脉,但归根结底,创新和商业化将会是所有中国医药企业未来必须要直面的两大挑战。

 

我们期待在2020年第三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上,听到更多本土药企在研发和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主办方东方高圣:

中国领先的专注于大健康领域的精品投行,公司业务包括大健康领域的投行业务、并购基金、生物医药基金、证券投资基金。东方高圣是中国最老牌的本土投行,在2012年之后,创始人陈明键先生毅然决然地带领这艘航母转向,投入到医药这个热门赛道中。2014年开始,东方高圣成立医药产业并购基金,目前管理基金规模超过60亿元。


2019年03月01日

陈明键先生、杨维平先生出席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
焦震:新药的商业化修炼(第二届Bio50人论坛纪实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新药的商业化要以终为始——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顺利召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