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由东方高圣、东方略主办,晨哨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如期开幕。超过50位上市药企董事长和高管、专注于医药健康领域中国顶级一、二级投资机构合伙人、数位券商医药首席分析师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达位于北京怀柔雁栖湖畔的雁栖酒店,来参加本次会议。

 

作为BIO50人论坛的发起人和东道主,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陈明键先生在开篇致辞中表示:过去中国社保增长十倍,所有在医药领域的赢家实际是医保领域的赢家。未来医保这个旧瓶子还能不能承载下创新药物这瓶新酒吗?或许不能。

 

他认为:未来创新药领域的真正赢家一定是商业模式创新的药企。肿瘤癌症治疗领域“百亿级消费型癌症药”的诞生同样需要销售模式、消费模式的创新。


下文是他在论坛中的演讲实录。




东方高圣、东方略创始人

陈明键



陈明键:


各位老朋友、新朋友,谢谢大家赶到北京郊区的雁栖湖,这是一块风水宝地,中国第一次万国来朝就是在这里。今天我谈谈新瓶和新酒。什么是旧酒、什么是新酒?我们知道新酒可能是新药,是社保还是商业保险?今天平安资本的李总来了,我们也说,药企本事大,但是本事大有一个大的背景,从2009年,中国医保支付从1700亿到去年的14000亿,你本事再大也是在这个“大”——在社保增长了将近8倍的基础上做出来的。所以说,过去的十年,所有在医药领域的赢家,一定是在医保领域的赢家。那么未来十年,还靠医保,从1.4万亿到14万亿吗?未来医保这个旧瓶子还能不能承担下创新药物这瓶新酒呢?


我从2012年到2013年,在美国硅谷工作了一年,那时候美国发生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撼的事情,就是吉利德花了113亿买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是做医药的,这个新药上市第一年就卖了102亿,这个药是靠美国的医保卖到102亿美金吗?靠美国的医保不可能卖到102亿美金。这个药最早定价是3.6万美元,吉利德收购回来以后重新定价,定到8.4万美元,治愈率98%,一片药大概是800美元,医保能给你报销吗?这个药在2012年第一次上市卖了102亿美金。靠的是什么?这样一个新药,靠的是美国的商业保险。在这个创新药的领域中,靠医保能出100亿的大药吗?在美国不行,在中国同样不行。


我们今天可以看到,中国的医保和社保,在整个中国患者的医疗支出里面的比例。美国大概是医保占60%,中国大概占3%,中国很多地方都在向美国学,但是这一点不跟美国学了。所以我认为下一步的十年,谁会成为在创新药领域的真正赢家?一定是从今天就开始注重新的商业模式的这些药企。所以说,70后做生物医药的,就我们这一辈,要靠医保发财,在医保那说你要做什么是没有可能的,只有靠创新,一个是技术创新,第二个是商业的创新。



去年在中国有一家公司,创造了一个奇迹,就是智飞生物,智飞生物的新药是HPV的疫苗,有宫颈癌的预防作用。它这个奇迹是什么?我们知道在医药永远是请客的、吃饭的、买单的三类人。患者去医院,决定不了自己吃什么药开什么方子,决定吃什么药的人是大夫,不管付钱,医保买单。在这样一个非市场的市场里面、非标准的市场里面,有一个药很特殊,就是宫颈癌的预防疫苗,没有在医保报销一分钱,但是去年卖了20亿。这是中国医药市场一个特殊的故事,它告诉我们什么?商业化、新的商业模式的潜力。如果我们大家,所有人都盯着医保那一块,这个药企是好药企,但是做不大。


去年第一届Bio50人论坛是在中国大饭店,讨论的话题是肿瘤药的投资。第二届在雁栖湖,不像在中国大饭店那么热闹,比较冷静,但是我们今天的话题同样很有特色,就是“新酒还是新瓶”,就是新药如何在商业上创新。在技术上创新是新药走完的第一步,如果它到市场上,到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的时候,你新药有没有新药的体量和价值,关键在你的商业模式再创新。所以今天我想很多企业、很多医药行业的企业是看不到光的。昨天凌云董事长说这怎么办呢?我说你要认识人,你做创新药不在这个圈里混怎么做?所以今天我们把这个圈子的朋友汇集起来,一起聊一聊。大家都在摸索,为大家一起找一个道路。所以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能看到中国医药市场、创新药市场未来的曙光。


谢谢大家!


上一篇

陈明键:旧瓶何以盛新酒?(第二届Bio50人论坛纪实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