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由东方高圣、东方略主办,晨哨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生物医药BIO50人论坛如期开幕。超过50位上市药企董事长和高管、专注于医药健康领域中国顶级一、二级投资机构合伙人、数位券商医药首席分析师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达位于北京怀柔雁栖湖畔的雁栖酒店,来参加本次会议。

 

启明创投是医疗投资市场为数不多的赢家之一。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亦上台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其负责启明创投在生物医药行业内的投资,作为投资人参与了超过20个创业企业的成长,其中有一些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或十亿美元市值公司。胡旭波将启明创投的医药投资逻辑归纳为紧扣中国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


下文是他在论坛中的演讲实录。



启明创投合伙人

胡旭波


胡旭波:


感谢!我今天过来也是学习!我的题目写的是体验和挑战,因为我觉得经验还谈不上,我做医药也做了十多年了,去年开始,市场有很多很迷茫的地方,所以我今天也想回顾既往,做了那么多年,有没有哪些是做的有点成绩的、哪些是教训,趁这个机会一起分享一下。


我先介绍一下启明创投,我们是2006年成立的,当时是两个主要的创始人一起设立,我们从2006年开始,到现在为止,管理基金规模差不多折合人民币有250亿左右,投的领域包括互联网、生物医药,还有技术。启明可能是在中国的风险基金里面,少数几家互联网和医疗都做得很大的,各占40%-50%。这个会有什么好处?我自己感觉启明有一点好的就是能够看到来自于互联网的技术进步,启明投资医疗跟很多其他的医疗企业会有很大的区别。我们团队里面现在大概有12-13个人,很大基金已经超过20人,我们的人已经不算多了。过去我们差不多投了80来个生物医药公司-到目前为止,真正的损失是投的一个美国小公司,不过投的钱比较少,大概300-400万美金。另一个损失的公司已经出售,其他的公司现在都还在发展,比如泰格医药。


启明有一点很特别,一两年覆盖了从新药到诊断,到医疗服务,还有医疗器械,另外我们还在移动医疗和AI都有投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做法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是尽可能去看中国的医疗会以怎么样的方式发生变化、或者是变革。在什么时间点会出来怎么样一个大的趋势,然后在这里面,这个趋势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应该怎么去做这个投资。所以我们的医疗投资,并不完全是投一个新药,或者也并不完全投一个领域,而是跟着中国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去看。举一个案例,在2008年的时候,投了泰格医药,为什么投泰格?我是2006年底成立的,当时是全职做医药投资的经理人,我们的董事长自己创业,自己管着三个公司,特别忙。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时我们看到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说中国其实没有新药,中国为什么没有新药?我对此的看法是中国新药还很少,而且如果中国国内有上市的新药,我建议不要去试这个药。其实在中国新药这个行业是需要大量的人才、经验储备的,而且有很多的教训需要总结。所以中国新药临床研究质量非常差,说句老实话,在座有很多制药企业,中国很多临床研究的数据包括过程,SOP的管控,在我看来还是比较差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出来一个新药,作为医生或者作为一个病人怎么去信你?所以我那时候感觉,再过十年,中国新药可能会出来,可能2017年、2018年有人做一些新药。但是那时候,我一直觉得中国这么大的一个人口国家,药不可能一直依赖进口,医疗行业里面支付方式中国很特殊,中国最大的支付方是政府,一旦你一个行业里面最大的支付方取决于一家的话,他有很强的话语权,他什么时候说把你拿下来就拿下来,所以中国的新药一定会有很好发展的。尤其是临床,只有真正的临床才能告诉你这个东西到底行不行。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决定投一个临床的公司,到后来我们选择了泰格。当然投泰格过程比较简单,因为我们跟创始人约谈的时候,我感觉他们的文化特别好,中国的CRO泰格不是最大的,也许属于第二第三,前面还有两家比较大的公司,最大的四千、五千万人民币,泰格那时候有两千、三千万,那时候我很相信一点,质量是最重要的。对于服务里面,团队的专业性,和对这个事情的热爱很重要。


当然从投资结果来讲,这个投资应该是很好的,我们2008年继续,后来2009年,泰格明显来自于企业的订单越来越多,很多本土的创新企业慢慢起来,后来它也做得特别好,也上市了,现在股市表现也很不错,市值300亿。我觉得这是我们从投资角度来讲,投得很好的。最重要一点,当时中国的投资,我们感受到了创新,尤其我们看到,合同最早是30万,后来300万后来500万,慢慢很多创新药出来了,尤其是中国目前发展的这些创新药,很多创新药公司,最开始都是从泰格这样开始。通过这个投资,我们对整个中国新药行业的发展趋势有一个感受,也通过泰格的投资认识了很多创始人,认识了很多研发者。我们回头看这个事情的话,你投一个公司的时候,真正驱动我们去投这个公司的时候,还是一个大的梦想,我们希望在里面做什么事情,能够改变什么事情。第二个是艾德生物,我是从2013年开始投诊断的,那个阶段我们投资很密集的,从2013年、2014年,整个投了差不多10个公司,为什么会投诊断?在2011/2012年,医院里面有一个考核指标限定,医生开药,先开三天你吃了看看效果好坏,其实在中国的诊断效果不强,那时候我们不清楚医疗的概念,我们希望诊断更有针对性,降低对药物的过渡使用,诊断在美国、西方,欧美国家不算肿瘤的投资领域,但是我们还是认为这个领域在中国还是很落后,技术也是很落后。所以我们那时候就去研究了一下,后来我们决定要在IVD里面投一个公司,从2012年开始就投了大概十来个公司,后来证明那个时间点掌握的特别好,我们那时候投,2013年估值就一个亿多一点,后来发现整个市场全起来以后估值就上去了。艾德也是机缘巧合,那时候没有精准医疗,但是我们觉得做靶向药,时机很重要。我们当时尽调的时候,创始人说了一段话特别触动我,我当时想一定要投他,他说一年要开一百多场这样的会,我当时非常惊讶,一年三百多天,工作日两百多天,开一百多场的会,不停的讲什么是靶向药物,他已经是一个50多岁的人,从美国回来创业。当时我非常感动,这样的企业家,为了推广一个理念,不光把产品做出来,而且为推广做这么多努力,我们当时就觉得要投他了。我们也投了阿斯利康,阿斯利康当时也很小,能够跟他们一起合作也是很大的勇气。


到后来,大家就谈精准医疗了,我们上市的时候,股市对它还是很认可的,我突然发现我们成为国内上市的第一个精准医疗的第一。这个团队确实非常好,但很多人觉得我们投艾德很奇怪,应该投NGS,但是后来我们想想,很重要的一点,阿斯利康讲的,患者的利益很重要,我们还是回到患者看这个事情。NGS是个技术平台,但是真正回到患者会料医疗的话,艾德的产品才是最有价值的,当然艾德后来自己也开发了NGS平台,这是后话。



介绍一个妙手医生,很有意思,这也是我们在2017年年终投的一家公司。还有一个再鼎,我们2014年投了再鼎,欧美国家有很多品种,其实这些国家不是很重视,但是他们在中国有很大的商业潜力,可以引到中国来。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就两个人,杜宇跟他的同事,募资目标想募集2000万以上,我当时不太确定能不能达到,但是那时候我们有一个感觉,中国经济7、8年的发展,从泰格这些企业做起来以后,中国已经到了一个时间了,可以做一些创新药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如果没有这个判断我们不敢投这个公司。第二个创始人确实能力很强,在欧美大的跨国公司里面有很好的沟通网络。我们最后上会通过了,我记得我们第一轮投了1500万美金。当然后来发现他的执行力很强,真的把这个商业模式建起来了,后来也上市了,15亿美金,我们是最大的股东,持有20%的股份,市值还有3亿美金。我们的风格就是一个公司投进去,希望能够支持差不多十年以上。再鼎,对我们启明来说,我们是从再鼎开始投新药的,从2014-2017年,陆陆续续投了差不多10来个公司,尤其是2015-2016年投了8、9个。这个就是我之前认为中国的创新药会从2017、2018年开始去做这个事情,其实比我们想的早,尤其是贝达,我们启明是最早介入进去,我个人是非常看好中国的生物医药研发,但是这个角度,不是因为说在中国提供药品,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中国未来新药研发会成为全世界一个很重要的研发基地。这个结论能够不能成功,过十年才知道。


启明做医疗器械的布局,也是从2012年开始,当时医疗器械有一个出发点,我们那时候觉得中国的一些核心的医疗器械,比如说心脏、骨科还有一些大型设备里面,中国政府会希望能够用本土替代的动力,美国很多公司都是靠这个赚钱,我们那时候是希望本地的公司,有全球竞争性的公司能够出来。最后简单介绍一两个很有意思的,我们启明也在考虑变化,从传统的医药开始,我们在互联网医疗,过去几年我们投了3个公司,中国互联网医药过去两三年大概有200、300家,投了很多钱,回过头看我们投的还是比较成功,妙手医生和梅斯,妙手医生是院内处方,药店拿药,它发展非常快,现在全国超过200个药店在医院平台的。梅斯是医生的平台,250万医生,另外有很强的学术能力。我相信这两个公司,有可能会在这一波移动医疗里面跑出来,变成特别有特色的公司。


挑战没时间讲了,我最大的感受,其实我们做投资,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尤其去年发生这么多情况,核心还是回到,第一投资的目的是要么能够降低整个医疗成本,要么能够获得更好的体验。第二个不要过分的乐观,在合适的时候休息休息,如果能够活下去,终归还是有机会跟一些好的公司一起成长的。


谢谢大家!


2019年03月07日

陈明键:旧瓶何以盛新酒?(第二届Bio50人论坛纪实之二)
杨维平:新药研发,六步定乾坤(第二届Bio50人论坛纪实之四)

上一篇

下一篇

胡旭波:泰格报价很贵,我没还价(第二届Bio50人论坛纪实之三)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